猫尾巴草゛

爱我纯粹,还爱我赤裸不糜颓。

小鱼发卡【转载】

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关联的,疯子叔叔的钱包掉下来,我就变成了残疾人。
“不是吧!”八号病床的米奇诧异地说,“谁的钱包能有那么重啊!”
我白了他一眼:“笨蛋!”然后继续讲我的故事。
小时候我住在枫树镇,每天回家都得经过分数街。分数街,一听名字就知道那里住着好多天才科学家。其中最疯的一个我们都叫他“疯子叔叔”。他的名字我忘了,只记得他常常站在树上唱歌。那天刮台风的时候,他正站在一棵梧桐树上,风吹啊吹啊,他的钱包就掉了下来,所有的小朋友都笑起来。疯子叔叔还浑然不觉地唱着他的歌。我弯下腰捡起他的钱包要还给他,小时候我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。这时候,风还是吹啊吹啊,于是梧桐树就倒了下来。
“于是你就被树压成残疾人了!”米奇高声说,显然为自己的聪明感到满意。
我又白了他一眼:“大笨蛋!”然后继续讲我的故事。
然后疯子叔叔就从书上掉下来了。所有的小朋友一下子都跑开了,我站在原地,看到疯子叔叔的身体下面有红色的血流出来,在灰色的暴风中红得很明亮,好像在闪闪发光。我走过去轻轻地把钱包放在他面前,蹲下来对他说:“叔叔你的钱包掉了。”疯子叔叔看着我,他的眼睛很黑很黑。他说:“好孩子啊,你。”然后他在钱包里找来找去,找到一个发卡,是蓝色的,一条小鱼。他说:“送给你。”我怔怔地点头,想扶起他来。这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闪了一闪,那些黑色犹豫不决地褪去,灰色慢慢浮上来,最后整个眼睛变成了空洞的废墟。
“他怎么了?”米奇问。
“他——死了。”我犹豫了一下,回答。
然后我常常别着那个发卡。再然后,所有的小朋友都不理我了。他们看到我就远远地逃开,一边跑一边喊:“杀人犯杀人犯。”疯子叔叔死后,很多警察都到枫树镇,调查来调查去,最后什么也没查出来。大人们说疯子叔叔是很聪明的,他在研究一个很神秘的高科技的事情。他们还说,疯子叔叔死的时候,只有我在场。那些警察把我带去审问,我把那天的故事讲啊讲啊讲了一百遍,他们还是不相信。他们要拿走我的发卡,我就一直哭,一直哭。到最后他们还是无可奈何地把我放走了。那段时间我几近崩溃,走到街上觉得到处都飘浮着魔鬼的影子,我什么也不相信,只是一直哭。我想我已经把一生的眼泪提前用完了。
冬天开始的时候,警察终于全部都走了。分数街的封锁解除,学校恢复上课。
这时我遇见了……遇见了……一个小男孩。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米奇问我。
“他……”我望着米奇,觉得嘴巴发干,“他叫……”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,“我……忘记了……”
分数街以前从没有这个小孩,那天他看到我,就跑到我面前,对我说:“你的发卡真好看!”
发卡,提到发卡我浑身一抖,哭了起来。他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道着歉给我擦眼泪。我们就这样成了好朋友。
他有点傻,人很好,做起事情来很认真 ,就是有点儿喜欢打架。他常常这样说:“你说小刘他居然欺负萝卜,是不是欠扁啊?”我就会说:“嗯,是有点啦!”他就说:“那我扁他一顿吧。”然后就去和小刘打架。不过他打架没有一次把别人打出血。他对我说:“血好恐怖啊,血虽然很漂亮,但流多了就会死。太恐怖了。”
这样过了几年我长大了,女孩子长大是很快的。他还没开始蹿个儿,我快和他差不多高了。我和他走在街上开始有同学说闲话,这让我心情很差。我从小就很乖很乖的,但他们让我很生气了。那天我终于说:“旺财怎么这么欠扁!”他听了这话,二话不说,飞快地跑到街对面和旺财打了一架。那以后我常常说“欠扁”这个词,他也常和人打架。老师开始找他谈话,同学们看到我都绕道而行,我觉得我又回到了疯子叔叔死去的那年,四周荒凉冷寂,到处是魔鬼的影子。只是我已经不再哭泣。
故事结束的毫无征兆。持续下雨的第三天,我和他走在黑暗的街上。我说:“你别再打架了。”他说:“你一说欠扁,我就会和那个人打架。”我说:“你有病啊你。”他说:“我没有啊。”我说:“你有病。”他还说:“我没有啊。”我揍了他一拳,说:“你欠扁啊你!”他突然停下脚步两眼呆滞地望着我。我以前从来没骂过他欠扁,我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考虑要不要道歉,这时他拔腿就跑,我莫名其妙地愣在原地,然后追了上去。
“他不见了吗?”米奇问,“这算什么故事啊!”
“没有。”我断然地说,然后飞快地讲下去。
我追了上去。然后,他爆炸了,火花绽放在雨夜里,燃烧得耀眼而妖艳。我满眼光亮地晕倒了。
醒来时我严重烧伤的双腿已经被截去了,来不及悲伤,我就变成了残疾人。护士递给我一个盒子:“这是你朋友留下的东西。”我打开,里面躺着一块芯片。
“他还没有死啊?还送给你一块芯片?”米奇被搞糊涂了。
“不是,”我摇头,“他爆炸了,变成了碎片和零件,只剩下一块芯片。”我望着米奇,“他是机器人。”
他是疯子叔叔研制的机器人,谁戴上了小鱼发卡,他就听是的话。我说别人欠扁,他就和别人打架,我说:“你欠扁啊你。“他就自爆了。他自爆前拼命跑,想离我越远越好,可我居然追上去了,就变成了残疾。
病房里一片寂静。米奇用梦游一般的声音问:“故事结束了吗?”
有了芯片,机器人还可以复活。我切除了芯片的自爆区,巴望他能再次回到我身边。可那次爆炸好像毁了芯片的 一部分,新的机器人毫无记忆,拒绝承认自己的身份,常常陷入思维混乱而死机。我尝试了七次,每次机器人都是没听完自己的身世就陷入逻辑混乱状态,两眼呆滞地请求重启。
“停下!”米奇脸色惨白地说,“停下!我不想听了。”
“米奇,你明白了。”我悲伤地望着他。“那个爱打架的小男孩的名字我怎么会忘了呢?他的名字,他的名字就是米奇啊!”
“他不是我我也不是他!我是人我是人我不是机器人!我出了车祸丧失了记忆我是得了失忆症!”米奇绝望地辩白着,绝望地看着我,看着我轻轻别上发卡。蓝色的小鱼啊!我童年的转折啊,蓝色的小鱼啊!
米奇的眼神变化了。
“你的发卡真好看!”
米奇走下床,跑到我的面前。
我哭了。
这么多年,我终于再次流泪了。原来我的眼泪还没有用完。
米奇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道着歉给我擦眼泪。他的手冰凉冰凉的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