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尾巴草゛

爱我纯粹,还爱我赤裸不糜颓。

“她那时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新的人际信条是:
别在日后想起曾经身边出现过的人,不敢说想念却只能补一句抱歉。

上个人那会儿,我脑子里有个想法,要是有个天平能称量两个人对对方好感的总和,大家心知肚明,就很好。

后来我没想过这个衡量了。
要是加在一起都凑不成一个及格,多尴尬。
不如说一开始就没定下什么期许。